离殇岁月花无色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2-11 16:28:15

 我有幸成了本地基层法院一名员额法官,离婚案件办了若干,快成“拆婚专家”了。多年来,我依理依法按程序不急不徐地在认真工作,成功拆婚应有数十上百件了,成绩也算可观。

 今天这个是我第二次接待了,却对她印象模糊,拆婚太多,个个都记住有点难。这次看她象个村妇,又象是个城市里的小贩,真不记得我曾接待过她。询问后才知她也确实是个城市打工族,陪她来的同伴个个光鲜亮丽,想来她们应是同层次的朋友,怎见得就把她衬托得如此容颜不堪,脸无血色,暗沉无光,连目光也似有些呆滞。闹离婚当然也没有谁喜笑颜开,只是觉得不幸的婚姻对她的影响似乎更深刻,若长此以往定会改变容颜。当她老公到来时,气冲冲的满口浊语和极端愤恨的情绪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接待他们的情形,那应该是半年前了,女的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等着,那男的却不情不愿,姗姗来迟。按程序,先了解一下双方情况和意愿,没想到她只字未语,那男的就爆将起来,几句话不顺,掉头离开了。我们只得草草结束了程序,按惯例让她等待半年再来,离婚的事当然不能草率,等些时日应无大碍,她也没有多不满,安静地回去了。许多回去的第二次还是来,也有少数不来了。但她是不是必定再来,我并未在意,或许她的故事并不特别,我已经忽略。这次我也没有特别注意到她是我接待过的当事人,我甚至不记得我曾见过她,但是,在她那个老公出现时,他的那个情绪和说话的语气立刻唤起了我的记忆,才想起来原来就是那个在第一次到我这里时他三句话没说完就气冲冲一走了之的人。全然不顾我这个中间人的情面,想来也是对离婚有抵触情绪所致,我只想与我并不相干。

 既然是他,我得强调一下秩序,控制一下节奏,不能被他牵制住了。吸取前次的教训,尽可能让他意识到控制情绪的必要,因为经过半年的僵持,他也许也已疲于纠缠了,已没有了说走就走的气势。本就已无维持婚姻的意愿了,他也是有了彻底了断的心理准备,开口率先就表明同意离婚的态度,根本不屑于言和,分手是必须的了。

  他们的婚姻实无生趣,女人系再婚,男人大龄单身与她续上姻缘,不过是情势所逼,也许各自并不称心如意。男人倒是安心这样过了,象抓住了婚姻里的救命稻草,以为终于可以不再飘摇。可是,他性情的乖戾让人没有安全感,迟到的美好还是抓不牢。平淡的日子里闯进了他人的搅扰, 看着自己的女人开着别人送的车, 他有些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于是,时时发飙,家常小事不如意时刻都能激起他心底的愤怒,因为他心头已长了刺,时时地冲动,怒骂吵打,女人性情温弱却也有执念,死不屈服。双方和好已无可能,我能想象他们若有交集,该是什么状态,男的必横眉冷对,女的低眉弱弱地抗辩,三言里有忌恨,两语里有辱骂,一句不顺便拳脚相加,脸上有了瘀青,手上有了血痕,心已积雪成冰,女子的弱在此时已无需刻画。这样的夫妻有绕不开的心结,女人痴愚,遂了男人强加的不忠罪名,全在于她过于相信男人的气量,在最初准备好说好散的协议拟成后,那男人要她说得明白,分手是否为另一个他,她坦诚:“只是喜欢,并不爱。”从此,她再无宁日,说好的好说好散被搁置,追逼打骂已成常态。男人的心胸只容贞节烈女,却不问自己是否能立地成佛!

 无奈,女人只能寻求他途来解脱自己深陷泥沼的婚姻。在我这里也迂回了大半年才有了第三方在场的调解,一个上午,他一时爽性同意女人的所有请求,一时又遇小利算计而全盘否定,态度变化无常,时不时又提起心头的刺,怒目摔脸,口吐恶言,我也不想制止,我知道容不下的刺若拔不掉,需要尽情发泄,你若拦他,他更甚,便任他去,倦了,自当放弃。果然,他并不愈发恶劣,反平和了些。借此,消了气,女人本就恃弱意薄,财物随他算计,吃些亏了结亦是心甘的,只愿早一日离开他。

 协议达成,双方签字确认,分离已成定局。次日,女人再来领取文书,我发现她的面色气相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紧锁的眉舒展了,愁容尽散,肤色有了光泽,眼里不再晦暗,似藏进了星光。整个人精神起来,虽然和前日一样的衣着,可那神情感觉象是朝阳里新生的宠儿。我目睹她这两天在我这里的变化,感知到一个女人在精神炼狱里的挣扎和涅槃似的升华,万千感慨,一笔难书,点墨记之:落花人独立,诉尽离殇,岁月生色,待看微雨燕双飞。



编辑:
文章出处:原创

整站检索

法院文化

法官风采

法官摄影